中国企业芯片中星微CTO杨晓东:中国将诞生IC设计巨头_我的网站

中国企业芯片中星微CTO杨晓东:中国将诞生IC设计巨头

点击:
美元半导体华尔街意法半导体首季亏损扩大超6倍电池薄膜效率细分光伏应用市场 发展硅基薄膜电池奥地利微电子接收器奥地利微电子推出高性能、单通道、125 kHz低频唤醒接收器电压转换器器件Cissoid推出工业应用的高温转换器京瓷泰国太阳能电池日本京瓷与泰国签订协议 提高太阳能电池半导体库存行业五大信号揭示电子周期下行趋势iSuppli上调全球半导体营收 调高50亿美元基站方案技术PMC-Sierra数字预失真引擎满足FCC对WiMAX的要求芯片出货量终端高通:高研发投入将驱动业务增长
“我相信再过五年,中国的半导体肯定会超过国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搞不出来的!”在人们纷纷质疑中国本土IC设计业集体陷入低靡之时,在昔日的领军企业屡屡被指斥缺乏后劲时,中星微CTO杨晓东的这番话带给你很复杂的感觉。

近来听到的总是:哪家IC设计企业快撑不住了,谁家的规模又在大幅缩减……中星微这样的企业现在当然没有生存之虞,但2007年业绩明显下滑。当年中星微创业时的北土城13号的两间仓库,早已被北航世宁大厦的两层所代替,但如今包括中星微在内的中国本土IC企业面临的则是另一种困境。

死掉一半很正常

“现在中星微的问题很多,但都有解决方法”,杨晓东并不讳言中星微目前存在问题。众所周知,目前全球半导体行业均处于低谷期,但中星微自己的问题则在于:在赖以起家的PC摄像头之后,公司又进入了手机的多媒体芯片领域,而与PC摄像头当初的那片蓝海相比,这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红海。

在手机多媒体芯片领域,集中了太多本土企业,其结果就如赛迪顾问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目前近500家设计企业中,绝大多数企业的产品集中在中低端的消费类芯片。这就决定了价格战必然成为国内IC设计企业之间进行市场竞争最重要的手段。”之所以大家会集中在此,一方面是跟风,另一方面则是必然,中国拥有大批消费类电子的系统厂商,自然就会聚集起大批上游的芯片企业。

血腥的竞争当然不是企业所希望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导致了中国在在该领域形成了一个产业整体优势。不过现在这些企业开始一家家地倒下,杨晓东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在2003年前后,有一批热钱进入半导体领域,包括在模拟电路方面,也聚集了上百家公司。几年后,VC看不到相应的效果,就不会再投资,企业得不到输血自然会死掉。

其实原本风险投资就是10家里面有一两家成功,因此“就算中国死掉一半的公司,也没有什么,因为规律就是这样”。总是会有优秀的企业冒出来,一些人会淘汰出局。而从全球的角度来看,一个新的亮点出来后,就会有一批企业跟进,到最后优胜劣汰只剩下几家。硅谷也是在这样的潮起潮落中成长起来,最终达到合理的平衡。

在产业遭遇寒冬之际,弱者即使现在活着,也终将死掉,最终剩下的还是体质强的。杨晓东告诉电子工程世界,在当今的Soc时代,这些单一功能的芯片终将整合进一个芯片中。像中星微这样的企业,就是要抓住这个机会,把Soc的平台打好,慢慢地整合,然后做大。如今中星微就在养精蓄锐做很多产品。

国际化?本土化?

在产业出现问题时,人们总是有很多时间进行思考,而目前对于本土芯片设计企业的一个担心就是:这些企业全都依托于本土市场,不具备国际竞争能力,但芯片业本身又是一个国际化程度较高的行业。

杨晓东对此倒不以为意,他认为:虽说芯片是全球化的产品,在全球没有竞争力要出局,但是在本土没有客户,完全在国外做也很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对市场不了解,销售成本也会很高。所以本土的优势是肯定的,但不能固守本土而不到国外竞争。

目前中星微在其开拓的新新领域比如监控市场,首先要培养的就是大陆市场,而中星微在全球占有垄断性优势的PC摄像头领域,也是从本土市场做起来的。

“如果你把中国市场全占领了,不管是低端、还是高端,怎么会打不出去呢?”杨晓东指出,现在是商品经济时代,做得足够好就可以打出去,就像中星微在美国市场、韩国市场照打一样。但前提是,要在本土做得比别人好,如果只是在中国做低端客户,都没有信心做到中高端去,那怎么做到国外去?关键在于技术和市场都要过硬。

期待蛰伏后的起飞

另一个担心则是:中国的企业(包括像中星微这样的龙头企业)往往在一炮而红之后,没有持续的产品跟上,而国外的企业则产品路线图非常清晰,有步骤地发布产品,因此差距在于中国企业缺乏持续的创新能力。

杨晓东并不赞同这个看法,他觉得这其实不是中国企业和国外企业的差别,而是小企业和大企业的差别。小企业没有钱同时做两个芯片,不像大公司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承受一定的风险和冗余。硅谷也是这样,很多企业就像流星那样闪过。

其实做产品就像拍电影,没人能保证每部票房都好,“但是你要坚持住,你去赌也好,或者怎样也好,如果你有了正确的方法,你的概率就会很高。”杨晓东开玩笑说,就像在玩21点,如果你用数学的方法,你赢的概率就比别人高,长期下来就可以赢,这是科学,他认识的一个教授就因此上了赌场的黑名单。

很多东西看似随机,但其中也有很多的变化可以分析。你不可能避免犯错误,但是你可以用用比较正确的流程和方法做事情,可能这两年没有打响,过两年又有机会,可能性就会很大。能赢的企业并不是不犯错误,而是错误比对手少,不会犯致命的错误。因此,一定要找到比较高的增长点,不断地分析,而现金流又足够的话,你就会成功。

那么多媒体芯片领域会支撑起中国本土设计业的未来吗?事实上,如今无论电脑还是手机或汽车等设备中,都有音频、视频播放,可以说多媒体已无处不在。杨晓东认为这里面有很多新机会,而这些新机会的先机就不属于欧美企业了。中国拥有一个好起点,即那些有系统设计能力的系统厂商。如今中国已是世界上第二大芯片消费国,而这个市场未来只会越来越大。

对于中国芯片企业而言,像诺基亚手机这样的或者是另外一些要求很严格的系统,暂时无法进入。但是在多媒体领域,假以时日,中国可以做得比别人都好的。如今的中国企业已见过世面,具备一定的视野,融资也不再是难题,重要的是现在有这么多从事该领域的人才,芯片企业拼的就是人脑。

虽说现在的创业者多以海归居多,但随着公司长大以后,创新还是慢慢要回到本土人才上来。从中星微1999年建立,2000年“18号文件”的颁布,目前中国的本土人才差不多只有5、6年的经验,现在美国还有一大批10年甚至15年以上经验的人才,所以中国现在有一种青黄不接的感觉。而再过五年之后,就会有一大批具备十年经验的人,再加上硅谷有经验的海归,“这么多人怎么做不起来?没有道理!”杨晓东说。

记者后记:

关于外界对中星微的质疑,杨晓东强调其实他们是卧薪尝胆在做下一个产品,很多东西不是外界能够看得到的,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进步。

那么作为中国芯片设计业的风向标,究竟中星微什么时候会再次带给我们惊喜?杨晓东的回答是再过一年到一年半。

采访结束时,杨晓东站起身只是一句“再见”,没有过多的寒暄,即转身匆匆离去,他还保留着做技术的人的淳朴。如今他的上海普通话语速和英文一样快了,让你绝想不到他刚回国时中文还说不利落。

其实“冬天”之说并不陌生,我们听到过IT业的寒冬、PC业的冬天,但寒冬过后不还是照旧事情本来就会是在矛盾中螺旋式前进。而半导体产业更是一个有明显周期性的行业,我们相信在拥有巨大的市场和人才的快速成长后,中国芯片设计业的大势不可阻挡。

之前接触过一些企业,有些人只是为了从VC那里圈钱,或者是小富即安。杨晓东的一句话留给记者很深的印象,“如果只是为了做点小事,留在硅谷就好了,何必还回来。”中星微刚创业时的艰苦并不是现在的那些初创企业可比的,当时因为办公条件简陋,四位创始人之一的张辉的手生了冻疮,这位伯克利博士留在美国,何至于此。能够让他们支撑下去的,则是那种诞生之初即负有的使命感——为中国半导体行业探索出一条新路。

“什么叫成功?只是别人划个标记说你成功了。企业也好,人也好,这本身就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永远停不下来的。成功以后还要面临新的挑战,成功只是被贴上一个标签。”其实无论杨晓东还是中星微,就像是穿了那双红舞鞋,只能不停地跳下去。


太阳能英国价格英太阳能成本将大幅下降 光伏价格降至1美元蓝牙设备技术Qualcomm Atheros笔记本蓝牙技术获宏碁选用可编程时钟振荡器意法半导体推出新的串行RTC IC2011年嵌入NOR闪存预计增长8%考场考试系统高考来临 浅析校园监控之网上监考系统前代电流广岛尔必达量产50nm工艺2Gb Mobile RAM存储颗粒太阳能电池薄膜生产成本盘点2010 太阳能:薄膜硅型的困境与机遇增益电路混频器提高电路的集约化和可调增益放大器的特性苹果美元美孚iCloud:让苹果市值登五千亿美元的云?

1.296576023101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