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半导体工厂力成科技接手飞索苏州工厂 中芯合作悬空_我的网站

苏州半导体工厂力成科技接手飞索苏州工厂 中芯合作悬空

点击:
中国企业芯片外资占据LED市场70%利润芯片转型之AMD:融APU平台迎移动领域竞争三星面板尺寸三星放大液晶面板尺寸争抢市场公司中心资金南港IC设计育成中心 加速您的创业脚步硅片系统材料应用材料公司推出钨平坦化技术价格压力需求需求不如预期 LED价格压力居高不下电机驱动器传感器德州仪器最新评估平台加速三相无刷电机启动电视彩电价格深康佳掘金LED电视“平民”化传感器零位结构世通科创推出柱式拉压力传感器
申请破产保护后的闪存芯片制造商飞索(Spansion)半导体计划出售其位于苏州的一座芯片封装测试厂。出人意料的是,接盘者并非此前外界一致认为的中国台湾芯片封测大厂日月光,而是其竞争对手力成科技。

  飞索和力成科技于美国时间8月25日分别对外公布了这一消息。飞索称,作为重组计划的一部分,公司已经同意作价约3100万美元现金将旗下中国苏州工厂出售给台湾力成科技。但力成科技宣布的收购金额则为5100万美金。

  飞索半导体由AMD与日本富士通剥离相关业务组建而成,目前是全球最大编码型快闪记忆体(NOR Flash)制造商。不过自从组建以来便一直面临盈利困境。今年3月,飞索在美国申请破产保护,随后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退市。

  伴随着苏州工厂的出售,飞索重组思路清晰浮出水面:即通过大幅削减成本积极进行瘦身,并进行有策略的战略重点转移,力争在第四季度摆脱财务困境。在这一思路下,飞索与中芯国际的合作计划之走向令人关注。去年双方曾计划利用武汉新芯的产能生产飞索闪存记忆芯片。

  “目前我们已经暂停了合作项目。”飞索公司企业营销总监John Nation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意味着耗资巨大的武汉新芯12英寸半导体生产线有可能面临“空转”,这将给当地政府带来巨大财务负担。在各地方政府争相投建高世代芯片及面板生产线的背景下,飞索的“变故”提醒人们必须重新思考市场风险问题:造好了生产线,订单从哪里来?

  力成登陆

  根据力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告,力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Powertech Holding (BVI) Inc。将以每股495.17美元的价格收购Spansion Holdings (Singapore) Pte. Ltd。的102995股股份,从而成为飞索半导体(中国)有限公司[Spansion (Suzhou) Ltd. China.]的母公司,其将支付5100万美元以持有飞索半导体在中国苏州的芯片封装和测试工厂,该交易正等待台湾政府批准。

  对于双方公布的交易价格差异,飞索半导体中国区新闻事务负责人陈栋解释说,由于处于破产保护状态带来的不确定性,宣布的3100万美金交易价格会有所调整,因此有可能存在差异。

  以收入规模衡量,力成科技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测试和封装服务供应商。力成科技7月营收26.5亿新台币,创今年单月新高。公司预计第三季度营收将挑战80亿新台币大关,较上季增长12%左右。目前在大陆封测业尚未有任何投资。

  借助飞索苏州封测工厂,力成宣布正式进军大陆封测市场。据了解,此次力成科技收购的苏州工厂是飞索全球四大封测中心之一,成立于1998年,目前拥有565名员工,主要从事芯片下游的封装测试工作。

  力成接手前,台湾另一大封测企业日月光一直在与飞索积极洽谈合作。双方曾于去年共同宣布要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共同拥有苏州封测厂。但在飞索今年初申请破产保护、前任CEOBertrand Cambou下台后,合作计划陡变。

  根据台湾“投资审议委员会”的消息,力成科技计划斥资1亿美元兴建力成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失手”的日月光则将向子公司日月光封装测试(上海)有限公司新注入9000万美元资本。该公司预计今年3.5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中,约有四成会投入大陆。

  外包制造

  据双方公布的交易公告,交易完成后,转让的苏州工厂将优先为飞索提供封测外包服务。飞索公司称,出售苏州工厂是该公司聚焦核心竞争和效率战略的另外一步,将相关业务外包可以降低成本。

  围绕“降低成本”这个主旋律,这也不是飞索第一次对旗下制造业务“动刀”。今年6月,飞索关闭了位于马来西亚的另一座封装测试厂,还有两座封测厂位于泰国和吉隆坡,目前正常运转。另外飞索还关闭了位于桑尼维尔的研发中心,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裁员。

  飞索外包制造的策略与其目前所处的困境息息相关。尽管目前飞索占据了超过30%的NOR市场份额,是全球最大的NOR产品生产商,但是由于连续三年亏损,在今年初日本子公司宣布破产保护后,飞索在美国也申请了破产保护。飞索目前的主要目标是通过重组,制定一个新的发展蓝图,在得到债权人和法院认可后尽快脱离“破产保护”。

  “对于出售业务的决定,开始我们也是经历过阵痛的,飞索走到申请破产保护这个局面是一个复杂的原因。”飞索公司企业营销总监John Nation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公司此前的目标是要做强做大,因此从产品角度就想要覆盖所有产品。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飞索在桑尼维尔耗费巨资投建了一个专门针对无线业务的300毫米的研发中心和一个12英寸生产工厂,这一投资规模在全行业至今都是最大的。但是当投资和支出后,发现公司没有想象中发展的那么快。大规模投资、NOR闪存价格跳水加之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几个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飞索最终申请破产保护。

  “以前我们的想法是先想做大做强,等公司做大后通过业务发展才考虑财务的结果,但是现在我们要变化。”John Nation说,“我们现在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小公司,更加注重公司的现金流量,就是资本的流动性,要求在财务上保持良好。围绕这一点,飞索的战略重点也将转变为以嵌入方案市场和IP授权为重点。”

  武汉新芯悬念

  围绕飞索处境和战略重点的变化,有关飞索在中国地区的合作项目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其中最为重要的当属飞索与中芯国际的战略合作。

  去年10月,武汉新芯、中芯国际和飞索三方曾达成战略合作:飞索向中芯国际转移65纳米、43纳米相关生产工艺及技术,武汉新芯则作为飞索半导体的重要生产基地,为其提供记忆芯片代工。

  武汉新芯于2006年6月28日开工建设,由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区三级财政共同投资,并委托中芯国际经营管理。因为没有稳定订单,新芯项目量产日期一拖再拖。

  飞索的出现被认为是为新芯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根据双方计划,未来五年内武汉新芯将是飞索重要的代工伙伴,这意味着武汉新芯获得了一个长久稳定的重要客户;另一方面,飞索对中芯国际的技术转让可以帮助新芯避开与台积电的专利官司带来的潜在风险。

  “现在合作暂缓了。”John Nation说,由于市场需求减少,就生产而言内部的工厂已经够了,所以现在一些外包的工厂就不需要了。“提到与中芯国际的合作,一块是研发,另一块是基于无线业务的合作,因为我们无线这一块有压缩,所以和他们的合作也会放缓。” John Nation告诉记者。

  失去了飞索的订单,武汉新芯何去何从?根据半导体制造业的通常规律,一旦工厂建立起来,每天都将担负高额的运营成本,如果订单不足以支撑一定产能,将意味着更大的亏损。

  记者就此联络武汉新芯公司总裁刘丹平,他表示三个月前已从公司离职,目前对此不便发表任何评论。

  中芯国际投资人关系处处长冯恩霖在8月2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芯国际唯一能做的就是“积极把其产品和订单带到武汉新芯”。对于是否考虑对武汉新芯进行回购,他表示这样做会对公司的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因此还是希望新芯运营好转起来再考虑回购一事。

  “通过飞索事件可以看出,发展存储产业我们还是需要靠自己。”半导体咨询机构iSuppli的高级分析师顾文军说,国家要在战略层面重视存储产业的发展,通过收购别人的技术和生产线,自己消化,自主创新和“拿来主义”相结合,快速实现存储产业的大发展。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在投资高世代生产线的问题上可以置市场风险于不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我们都自认为尽了最大努力。”武汉新芯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说,但是市场的变化总是超过想象,前几年这还是个好项目,但现在成了甩不掉的大包袱,政府在投资这类项目上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美元股价会计师事务所中星微推迟发布财报 股价大跌11%手机软件风险投资美手机软件获350万风投 不便接听可通告状态支架系列新能源电子下午茶:Etrion与ABB合建光伏发电项目英特尔产业芯片英特尔与AMD和解给芯片产业带来了什么仪器仪表行业企业国内仪器仪表行业发展需求及技术水平概况安全气囊卡尔系统飞思卡尔用新分布式系统接口芯片提升汽车安全气囊技术专卖店产品成本LED灯具终端专卖店建设遇“绊脚石”三星平板电子书2010至2015年日本以外亚太区平板电脑销量成长十倍湖州湖州市产业“湖州市物联网应用展示中心”正式启动

0.3229598999023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