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人民网诚信观察家刘步尘:科龙危机缘于顾雏军诚信危机_我的网站

危机人民网诚信观察家刘步尘:科龙危机缘于顾雏军诚信危机

点击:
模组光电液晶TCL集团拟6.56亿元转让液晶模组生产线摩托罗拉三星微软谷歌收购摩托罗拉意在专利显示屏形状橡胶日本科研人员发明出跟橡胶类似的OLED器件收入转发器Ovum:一季度全球光器件市场11.78亿美元 环比增长4%摩托罗拉功能手机摩托罗拉下一代Droid将首用2GHz处理器电压节能灯管数据中心的绿色节能照明分析澳大利亚电讯股份搜房网CEO莫天全的资本连环套系统芯片电路基于TMS320VC5409的水声通信Modem设计与实现三星调谐器芯片组三星推四制式手机电视芯片组 先在欧亚上市
4月29日,科龙电器正式公布了2004年年报,宣布亏损6000多万元,这与去年前三季度还盈利2亿多元的情况相差甚远,当时便引发,科龙危机由此露出水面。5月10日,科龙电器公告称,由于违反证券法规遭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5月中旬,德勤表示不再寻求续任科龙审计师;6月中旬,媒体陆续揭露科龙生产线停产;7月14日,科龙电器公告称,2005年上半年将出现较大幅度的亏损;而上海律师严义明发难科龙,表示要扳到顾雏军;科龙危机一步步加深并社会化放大,而顾本人也日益陷入孤立,遭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就此,人民网采访了业内观察家刘步尘,试图审视科龙前世今生的背后之诚信危机。

  人民网:现在,科龙以及科龙之外的格林柯尔体系全面陷于危机,你怎么预测顾雏军、格林柯尔,以及科龙危机的最后结果?


  刘步尘:目前,科龙、格林柯尔、顾雏军“三位一体”式的危机仍在发展之中,并没有尘埃落定,但是,人们已经开始预言顾雏军此番在劫难逃了。为什么?因为人们已经厌倦了生活在游戏之中,认为到了说谢幕的时候。他们有充分的理由这样预言,因为类似的游戏顾雏军不是第一场,甚至不是第二场,最后的结果都是灰飞烟灭,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从严格意义上讲,所谓“三位一体”式的危机,其实是顾雏军一个人的危机,都缘于顾雏军本人的诚信危机。


  人民网:你觉得顾雏军走到今天,有没有必然性?必然是什么?


  刘步尘:从本质上讲,顾雏军从前到后玩的都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游戏,所谓没有悬念就是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知道了他最后的结局。如果说有悬念的话,那也是玩多久的问题。有人觉得现在就说顾雏军最后的结局有点早,我说不,为什么?因为我觉得我们看顾雏军的表演,就像看一场蹩脚剧,由于没有跌宕起伏,戏还没有演完,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局。现在,我已经不再对顾雏军回天抱任何幻想,事实上,我想顾雏军自己也不抱幻想了,否则他不会听任危机持续发展而一言不发。


  人民网:那么,你认为根结是什么?


  刘步尘:我认为,顾雏军从前到后一直在犯一个非常致命错误,那就是:他始终说不出并购的资金从哪里来的。说不清钱的来路就很危险吗?因为它直接带来一个猜测:顾雏军收购的钱是从上市公司科龙挪来的。这个猜测足以打倒顾雏军。顾雏军对此猜测的应对策略是极力否认。但是,他只是否认而已,并没有拿出任何理由。他的否认甚至让人觉得可笑:“我的钱有国际背景”、“我的钱从哪里来和你有关系吗”、“如果你家起房子,老有人问你钱从哪里来,你老婆烦不烦”。这样的回答只能让人更多怀疑而已。


  事实上,科龙经营指标的随意性,从侧面佐证了人们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2004年前三季度还赢利2亿元,全年却亏损6000万元,这里面的奥妙不言自明。在人们看来,科龙赢不赢利和经营没有关系,要看顾雏军需不需要。所以,我认为科龙危机,以及由科龙危机点燃的格林柯尔系危机,都缘于顾雏军一个人,是他个人的所作所为决定了这一切。


  在中国,目前还没有诞生出真正意义上的资本家,只有资本玩家而已。但是,资本玩家能玩多久就不一定了,德隆系倒下了,蓝田系也倒下了,我觉得顾雏军也没有不倒的理由。


  人民网:现在,大家都很感兴趣,为什么顾雏军始终不愿意说出钱从何来?你分析原因是什么?


  刘步尘:这个很简单,因为说不出口,所以不说出口。顾雏军是个非常聪明的人,遗憾的是,在解释钱的来路的问题上,他不怎么聪明。他只是一味地否认来路不正,至于怎么来的,他一直拒绝作出合情合理的解释。这种情况我们很少见到,但是,发生在了聪明人顾雏军身上。我相信顾雏军非常清楚说不清钱的来路意味着什么,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拒绝解释。人们没有更好的理由解释这一切,只说,这钱不干净。因为自始至终说不清钱的来路,顾雏军的社会诚信度是几乎所有企业家中最差的一个,以至于他每一桩并购都会引发新一轮的信任危机,都会让人们反复提起钱的问题。你想,一个始终被人怀疑的企业家,他怎么可能长久呢?


  人民网:那么,媒体该不该始终缠着钱的问题?顾雏军的恼火是不是也有合乎情理的成分?


  刘步尘:事实上,媒体的追问代表了社会意志,因为股民希望知道顾雏军的钱路,所以,媒体有责任追问他。不要人们追问再简单不过,人正不怕影子歪,说了就行了,如果没偷没抢怕什么,做了好事还怕别人告你吗?何况,作为上市公司科龙的法人代表,顾雏军有责任向股民交代清楚钱的问题,这是为股民利益负责。所以,我觉得我现在想给顾雏军找到一个拒绝回答的理由都难,因为除了挪用上市公司的钱,我们没有任何第二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人民网:在科龙危机中,我们始终只看到顾雏军一个人的身影,那些股东干什么去了,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对科龙危机承担责任?


  刘步尘:从道理上讲,科龙走到今天,那些股东也是有责任的,他们没有履行自己的权利和责任,客观上纵容了顾雏军的非理性行为。但是,应该看到,在目前社会监管尚不完善的企业,指望股东和董事长对抗并不现实,因此,说到底还是顾雏军本人的责任要大一些。


  人民网:总结近年来发生的诸多危机事件,或多或少都和诚信危机有关:比如黄宏生挪用资金、光明乳业回产奶等等。你怎么看企业及企业家诚信的问题?你觉得诚信问题是一个大而虚的问题吗?


  刘步尘:顾雏军危机、黄宏生危机、王佳芬危机,从深层次来说,都和诚信危机有关。顾雏军和黄宏生挪用资金,王佳芬撒谎,反映出中国企业家的诚信修养多么欠缺!在发达国家,缺乏诚信是人格的极大缺陷,撒谎则是非常严重的丑闻。但是,在中国,这样的事情似乎很稀松平常,反映出我们社会诚信的缺失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他们之所以敢蔑视诚信,说明有无诚信无碍大局,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对诚信缺失的宽容不适当。所以,我们至今没有看到这三位代表人物站出来向股民和消费者道歉,甚至他们并没有受到责备。早有学者撰文称市场经济即“信用经济”,但是,在中国,诚信是一种稀缺资源,只有少数人才具备。不过,我想提醒中国企业家们的是,日渐与国际接轨的中国,不久就将迎“诚信生存”时代,最近接连发生的危机事件就是一个信号。


  人民网:如果你是顾雏军,面对目前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做?


  刘步尘:如果我是顾雏军,我老实说没有什么好办法扭转目前这种局面。因为走到这步田地,已经积累了太多太多的问题,问题应该在刚刚出现的时候解决,而不是积攒下来再解决。事实上,如果我是顾雏军,我压根儿就不会走到这步田地,因为我的并购依据企业实力出发,不会为并购而并购;一旦实施并购,我就一定要想方设法把企业经营好,而不是装到篮子里了事。那么,是不是说顾雏军今天只能束手待毙了呢?也不是。顾雏军还是能做一些事情的,比如,他应该想办法扭转社会对的不信任态度,重新塑造自己的诚信形象,至少对他以后有好处。但是,我猜想顾雏军能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没有发生奇迹的理由。


  人民网:我觉得顾雏军的今天不完全是由顾雏军一个人造成的,你认为,除了顾雏军,谁还应当承担责任?


  刘步尘:我也认为顾雏军的出现,不是顾雏军一个人的责任。如果没有给顾雏军一个弄虚作假的环境,他也成不了气候。所以,顾雏军的出现,应该检讨的还有我们这个社会,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经济学家们,还有监管部门,那么多人一直怀疑顾雏军有问题,为什么有关部门不能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及时制止?为什么在顾雏军的问题即将败露的时候,仍然有一批专家为他辩解?我想我们应该自我反省了。



电机转速电路基于MC9S12D64单片机的直流无刷电机控制系统设计三星终端平板三星电子豪言要牵引液晶面板市场增长浪潮半导体存储器浪潮收购奇梦达难比吉利收购沃尔沃小灵通通讯运营商中兴通讯开发下一代小灵通批评新闻线索邮箱凌特推出独立锂离子电池充电器雅虎阿里业务李开复:马云不会真的收购或管理雅虎核心业务项目银行贷款多晶硅产业遭遇融资寒流 三大利空考验盈利空间电力线半导体智能意法半导体完成对Arkados并购求救:欧洲版IP3的X2撞头!

0.50434184074402 s